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券商踏上差异化发展新征途 “星辰大海”正是衍生品市场
2021-02-01 07:19:19   来源/作者:证券时报 张婷婷   评论:0


近日,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场外业务开展情况报告》显示,2020年,券商场外金融衍生品业务新增名义本金累计4.76万亿元,相较去年新增规模增幅达163%;累计交易11万笔,同比增长近一倍。

此外,自去年9月份监管层出台场外期权业务管理办法以来,场外期权业务交易商明显扩容。至今年1月29日,共有8家一级交易商以及32家二级交易商获批,且另有多家券商明确要发力衍生品业务,从监管至券商层面都对发展衍生品业务释放出更为积极的信号。

瑞银证券研报认为,在政策的继续放松和推动下,至2030年衍生品业务或将贡献券商行业8%~25%的利润,基准情形下,2030年衍生品业务将为行业带来512亿元利润,较2019年54亿的贡献量增幅达848%。

场外期权交易商扩容 

1月29日,证券业协会发布通告,新增华宝证券为场外期权业务二级交易商。这是去年9月份中证协发布《证券公司场外期权业务管理办法》(简称“管理办法”)以来,第5家获批的场外期权业务二级交易商。

去年9月25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了上述管理办法,在交易商准入门槛、标的范围、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作了进一步明确,标志着监管层首次对券商场外期权业务进行规范和监管。业内人士认为,管理办法的出台会促使参与场外期权业务的交易商数量增多。

一个月之后,证券业协会就新增东北证券、东方财富证券为场外期权业务二级交易商;去年11月份,瑞银证券新增为场外期权业务二级交易商;去年12月21日,华鑫证券获得场外期权二级交易商资格;而今华宝证券获批此资格,2020年以来新增场外期权二级交易商资格的已有5家,也就意味着,当前场外期权二级交易商已达32家。

相比二级交易商,一级交易商是更大的殊荣。今年1月4日,申万宏源公告,申万宏源证券收到证监会《关于申万宏源申请场外期权一级交易商资质的无异议函》,公司成为2018年8月以来新增的首家场外期权一级交易商。目前,场外期权一级交易商达到8家,其他7家分别为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金公司、国泰君安、华泰证券、招商证券、广发证券。

仍有券商明确发力衍生品业务。本月11日,光大证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金融创新业务总部的议案》,该部门以衍生品、做市商、量化策略等为主要业务形式,为客户提供多元化金融产品和解决方案,服务客户投资、融资、风险管理及流动性需求。这一部门的成立,意味着光大证券再次发力衍生品交易。

规模增幅达163% 

近日,证券业协会公布了《场外业务开展情况报告》(2021年第1期),报告显示,2020年,券商场外金融衍生品业务新增名义本金累计4.76万亿元,相较去年新增规模增幅达163%;累计交易11万笔,同比增长近一倍。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2月,证券公司开展场外金融衍生品交易新增初始名义本金5499.53亿元,较11月份增长3.22%;截至2020年末,场外金融衍生品存续未了结初始名义本金合计1.28万亿元,较2019年12月增幅达105%。

其中,场外期权7569.67亿元,收益互换5210.83亿元。存续的场外期权标的以商品类(21.13%)、股指类(54.79%)为主;收益互换以其他类(52.68%)、个股类(20.62%)为主。存续名义本金规模较大的前5家证券公司在收益互换、场外期权中的全行业占比分别为84.05%、64.98%,在整个场外衍生品业务中占到66.65%。

从证券公司场外衍生品合约的交易对手情况入手分析,商业银行、私募基金及其他机构是场外衍生品市场的主要买方机构。以名义金额计,在2020年12月份新增互换交易中,私募基金与其他机构占比较高,分别为28.26%、33.85%;在同期新增期权交易中,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占比较高,分别为59.22%、16.76%。收益互换合约的标的构成,主要分为A股个股,以沪深300、中证500、上证50为主的股指,以港股、美股、境外期现货为代表的境外标的。

衍生品业务是蓝海 

日前,有头部券商分析师向证券时报记者分析,就券商股表现来看,接下来可以关注衍生品、投行表现较好的券商,后期市场波动较大时,机会可能比较多。无独有偶,多家研究机构都明确表示,衍生品业务将成为券商差异化竞争的关键。

东吴证券研报认为,衍生品业务的发展将拓宽券商佣金收入,丰富投资策略和对冲风险。就场内业务而言,以ETF以及股指期权为代表的场内衍生品主要为证券公司带来的是经纪业务佣金收入;就场外业务而言,证券公司通过扮演经纪商或者中间商来进行盈利。作为经纪商,证券公司提供交易通道,撮合客户交易,并赚取佣金,这个过程中,证券公司几乎不承担任何风险。作为中间商,证券公司以低价买入证券再高价转手卖出,或者将库存券卖给客户以帮助客户完成交易。在这一过程中,证券公司既能赚取佣金也能获得风险差价收入。

长期来看,资本市场改革深化将提升券商的重要性,龙头券商深度受益于政策红利。场外衍生品或成为券商差异化竞争的重要业务。行业同质化背景下,证券公司亟需业务转型,券商ROE的制约核心来源于资产端约束,未来资产端会随着FICC等业务的扩充体现到ROE提升,而市场有效性决定了参与主体为龙头券商。衍生品业务的扩充将引起行业性的ROE提升,尤其会给龙头公司带来明显的阿尔法驱动。衍生品业务要求券商同时具备资本实力、风险定价能力及专业能力,头部券商依靠自身能力优势,未来业绩将更加突出,值得重点关注。

瑞银证券非银分析师曹海峰日前发布的研报认为,在政策的继续放松和推动下,2030年衍生品业务或将贡献券商行业8%~25%的利润,而目前仅贡献4.4%左右利润,基准情形下,2030年衍生品业务将为行业带来512亿元利润(2019年为54亿元)。
 

上一篇:价格保险送来定心丸,苹果期货变身“扶贫果”
下一篇:美国散户转战逼空白银期货, 对冲基金严阵以待伺机反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