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
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
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
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
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
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
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

德银亚太CEO回应“衍生品敞口风险”
2019-07-26 06:58:42   来源/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黄 斌   评论:0


7月上旬,德意志银行对外宣布新一轮改革计划,核心内容包括:成立企业银行部回归传统优势,退出投资银行业务下股票销售及交易业务,并将在2022年之前裁员1.8万人。

这一“断臂求生”式的改革方案随即引发关注。

德银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一,市场的目光聚焦在其转型会否引发重大市场风险上,并将之与当年的雷曼破产事件相比;此外,国内人士亦关注德银在中国的业务将受到何种影响。

为此,德银亚太区CEO司马维(Werner Steinmueller)和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朱彤近日在德银北京办公室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数家国内媒体采访,说明德银转型对亚太和中国究竟将带来何影响。

“我们的衍生品敞口处于合理水平。”在谈及此前网络上“德银50万亿美元衍生品风险”时,司马维强调,德银衍生品风险敞口的净额仅为210亿欧元。其未在采访时透露德银衍生品的名义总规模,但他表示,“无论以何种标准来衡量,德银衍生品敞口与其主要同业无实质差异,且随着部分股票业务的剥离,衍生品敞口还将随之减小。”

他表示,此次集团总部推行的改革方案,其核心目标是实现长期稳定盈利业务模式,回归德银传统优势,“亚太地区只有一部分股票相关业务受影响。对整个地区而言,影响非常有限。”

对德银在中国内地的影响几何?

“没有实质影响。”朱彤表示,原因在于“德银中国的业务与全球优势和战略转型一致,且德银在中国内地市场并无股票相关业务。”

股票业务“两手准备”

在德银宣布重组方案后不久,市场传出“德意志银行风险敞口高达50万亿美元,已实际破产”的说法,并将其潜在冲击与当年的雷曼兄弟破产事件相提并论。

随后,德银官方回应传言称,与美国公认会计原则(US GAAP)不同,IFRS并不采用主净额结算协议(master netting agreements),即允许拥有多个衍生品合约的双方以净值结算,而非单笔结算,因此资产负债表中的衍生工具资产规模远大于净额。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德银衍生工具本金为3310亿欧元,若按净额计算,则德银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仅210亿欧元。

据司马维介绍,德银与雷曼倒闭时并无可比性。“第一,我们目前的普通股一级资本比率为13.4%,处于历史高位;第二,我们的流动性非常充沛。”

根据德银二季度业绩公告,该行二季度末流动性储备规模为2460亿欧元,流动性覆盖率为147%,较监管要求超出近700亿欧元。

不过,在规模之外,市场人士还担心大规模重组下的操作风险。

“德银的衍生品交易规模非常大,是主要交易对手方之一,所以市场担心在裁撤和转手过程中,是否出现不可控情况,引发恶性连锁反应。”此前,一位香港投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其担忧。

对此担忧,司马维表示,德银已在集团层面设立资本释放部门(capital release unit),负责出售、削减或重整德银的非核心资产。至于裁撤的相关股票业务,德银保留了必要团队以确保业务的正常进行,并与法国巴黎银行开启谈判,探讨由后者全盘接手德银主要经纪(prime finance)和电子股票(electronic equities)业务的方案可行性。

司马维续称,如果接手,法国巴黎银行将整体承接德银员工和交易头寸,并继续使用原有系统。即使最终没有达成交易,德银也准备了逐步退出的完整方案,并将确保退出过程中的稳定运营。

将加大中国区投入

“德银在亚太区的业绩增速非常稳健,去年收入达31.5亿欧元,约占集团总收入的12%。去年,德银的企业银行、财富管理和企业融资三块业务在中国和印度两个市场录得两位数增长。”司马维表示,中国市场对德银的增长战略至为关键,“我们正在加速对中国的投资,发力企业和机构业务,以及财富管理业务,这些也是我们全球的业务强项所在。”

相比大动作频频的摩根大通、瑞银等外资银行,德意志银行的在华业务突破较少受到国内市场关注。

“德银中国是德银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目前有三条主要的业务线:交易银行、财富管理,以及固定收益及外汇相关业务。”朱彤表示,交易银行是德银在全球市场的传统优势,在中国亦是如此;同时,德银也是银行间市场、债券通机制最主要的外资行之一。

除扩大这些企业、机构业务优势以外,随着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未来在岸市场上会出现更多产品私人财富管理的产品,这也是我们的全球优势以及未来在中国的重要增长点。集团将投入更多资源给德银中国;我们也正在与监管部门保持沟通,积极为中国市场落地新的业务。”朱彤说。

据2018年年报数据,德银中国2018年资产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42%、8.47%,在近四十家外资行中分别位列第二和第六。

自2018年4月中国监管层正式放宽券商外资股权比例限制以来,已有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3家外资控股券商陆续落地。其中瑞银证券以瑞银集团增持方式成为外资控股券商,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则为核准新设券商。

德银亦有一家合资券商:2009年与山西证券合资成立的中德证券,德银持股33.3%。

对德银控股券商何时落地的问题,朱彤表示,中国市场为德银提供了非常多的机遇,各业务均在发力;随着集团总部推动战略改革,“我们需要进一步审视中国内地的市场机会,同时也要与集团的全球战略协同,未来我们将继续积极利用并协同全球资源,不断提升德银中国的本地业务能力和竞争力。”

司马维称,德银总部正在对德银中国加大人员和科技领域的投入,未来将进一步加强交易银行、企业融资和与中国同业机构合作,并发展财富管理业务,重心聚焦在德银具有传统优势的领域。
 

上一篇:适应场外衍生品市场快速发展:提升风控有效性 完善授信机制建设
下一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苹果价格保险再出发

分享到: 收藏